有了上海书展、世界读书日余岚委员呼吁给儿童
2019年-03月-16日 17时:01分:19秒

  “绘本不应该只是低龄幼教的工具书,好的绘本里承载了有爱的世界。亲子阅读,应该是把爱和美读进孩子和家长的心里。”市政协常委、中国中福会出版社有限公司社长兼总编辑余岚对于绘本和亲子阅读的见解,在今年上海会场内外引发不少共鸣。

  亲子阅读,正成为当下一道别样温暖的风景:实体书店迎来越来越多全家出动选购童书的读者,绘本馆作为新生事物迅速发展壮大。家有二宝的85后妈妈陈女士告诉记者,每天陪孩子读书一小时已成为家庭必修课,对孩子而言,读的不仅是纯真有趣的故事,也是父母的爱;而对家长而言,这是一天中最为放松的时刻,更能从中找回自己的童年。

  亲子阅读也带动少儿出版成为中国出版业中的“绩优股”,余岚委员表示,现在八成以上的出版社都有童书线。行业火热,但她与本报记者独家分享了“冷”思考:“我注意到,亲子阅读在孩子上小学之后会出现一个‘断崖式下跌’,家长们普遍觉得,孩子上学就‘解放’了,但亲子阅读不应有年龄,不同阶段,孩子和父母都会收获不同的成长。”

  余岚为此呼吁,“打响‘上海文化’品牌,我们有了上海书展、世界读书日等一系列活动,是否也能给予儿童阅读更多鼓励,比如每年开学时举办一些有仪式感的活动,增强孩子们的阅读积极性。”

  “老屋是我们家最慈爱的老人,它着每一棵在瓦缝中发芽的小草,也会好妞妞的小牙,妞妞长得高高的……”这是获得首个国际级华文儿童图画书——“丰子恺儿童图画书佳作”作品《牙齿,牙齿,扔屋顶》中的文字。

  绘本以孩子换牙的习俗为线索,精致的水彩画面中,裁缝铺、修车摊、磨刀匠人等细节暗藏着传统生活的场景,更折射城市生活的变迁。

  作为该书出版人,余岚说,她最的是收到来自父母甚至爷爷奶奶辈的反馈,在亲子阅读过程中,他们读出了乡愁。“绘本也可以是有情怀的深阅读,它首先取材于现实生活,书中每一幅画面都是作者在南京老城采风所得,再进行艺术化的美学表达。幸运彩票官网”余岚表示。

  好的原创绘本,不仅能展现真善美的好故事,还可以融汇水墨、版画、剪纸、泥塑等传统技艺,给孩子以传统文化的启蒙。

  怎样给孩子讲《红楼梦》这样的文学经典?余岚带来了一册新出版的《我叫贾宝玉》绘本,文本以《红楼梦》没有明写的甄宝玉为线索,起大观园里的四季风物和趣玩,画面部分则运用版画的蚀刻和飞尘技法。“美得很高级,故事虽然简单,但一定是常读常新的,从书里的人物、建筑、传统技法延伸出去,每次都有新的收获。这是我们希望提供的深阅读。”余岚告诉记者。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这句话用在亲子阅读中也同样是真谛。余岚向记者回忆起自己童年的亲子阅读时光,依然心怀:“家里的饭桌前贴着两幅巨大的地图,那时爸爸每天读《参考消息》,就让我在地图上把新闻发生地圈出来,这段时光永远是我最美好的回忆。”

  这也成为余岚亲子阅读不应设年龄的初衷——家长应该陪伴、记录孩子成长阶段所有的美好时光。“亲子阅读不应该到孩子上学就‘戛然而止’,孩子小时候被家长抱在怀里讲故事,长大了可以和父母平等地对话交流,每个阶段父母和孩子都会有新的收获。”余岚说。

  数字化对传统出版业带来的冲击,反映在绘本和童书上,余岚却觉得融合带来了不少新机遇。

  有“融”乃大,突破传统绘本有限的文本和画面,数字技术能为亲子阅读提供更多场景和方式。不仅仅是简单让画面动起来,他们还曾为《牙齿,牙齿,扔屋顶》举办过“童话小镇”沉浸式体验活动,通过新技术将绘本内容变成真实场景,大大丰富了传统绘本内容,激发了孩子的兴趣。

  余岚表示,大数据能够描绘更精准的用户画像,有助于创作者深耕内容,精准匹配读者需求。“这对儿童阅读来说很重要。就如多年前宋庆龄提出把最宝贵的东西给予儿童,以扎实的内容辅以多种技术手段,我们正努力给孩子更好的阅读体验。”